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 洞房花烛杀人夜
    夏欧大陆,四面环海。

     大陆之上,北齐,中昌,南楚三国鼎立,国家间以山岭或河流为界,各自占据北南中部分领域。表面三国互不相扰,一派国泰民安,欣欣向荣,如一片平静的大海,而深处却是暗潮汹涌,阴谋权术如深埋的漩涡,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 今夜是北齐皇帝与苏将军独女的大婚之夜,北齐京都柳城分外喜庆,到处张灯结彩。

     金銮殿内,暖烛光,红罗帐,柔檀香。

     暖黄色的烛光柔柔的映着,松软的榻沿上,榻沿上一女子坐着,凤冠霞帔,黑色缎发及腰,一袭红色长裙,看不到脸。她纤细的柔荑交叠在并坐的双膝上,身子却是略微发抖,似是恐慌。

     “爱妃……”龙塌边,一红袍男子坐下,声音带着不小的兴奋。

     此人发须皆白,坍塌的双眼旁边密布着深深皱纹,还沾染着久病未愈的病态。大约六旬有余!原来是个老皇帝!

     “爱妃……你也明白,朕久病缠身,半年未愈,全国上下,又只有你的生辰八字可替朕冲喜延寿。所以你……也别怪朕。”

     女子不语,身子却是哆嗦的更紧了,似乎还往旁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 “不要过来、不要……”女子的声音轻颤,透着十足的恐惧。

     “其实,你该觉得幸运才是!你想想,你虽自小痴呆,却贵为本朝上将独生嫡女……”

     看着女子窈窕的身躯,老皇帝浑浊的老眸浮起贪婪,心下一狠,不再管女子的惊慌,一把拽过女子,将粗糙的手伸向女子的衣领,暴戾的扯去她头上的凤冠!

     女子精致的五官暴露在空气中,她面目含惧,双眸含泪,双唇微微颤抖,右脸上有一处阴斑,毁了她一张俏面!

     老皇帝继续说:“人皆言你是京都第一丑颜,如今却入宫直升贵妃!朕贵为天子,这是你三世修来的福分!你已入宫,便该让朕冲喜!”说着,他闷声一哼,一把扯上她的红裙,粗暴的解开扣子。

     女子胸膛上一截细腻白皙的皮肤瞬间展露在空气中,在烛光中闪着迷蒙玉色,老皇帝大大的咽了口唾沫,老脸满是兴奋,再也不顾及女子愈发颤抖的身体,整个身子一下压在女子身上!女子面上的惊骇之色到了极致,她猛烈的反抗起来,双脚拼命乱踢,带动着大床拼命摇晃起来!

     老皇帝正想吻上女子嫩白的脖颈,却突然感觉到身下有什么东西在涨大,抵着他的腹部!他低头一看……

     “你、你的肚子……在、在胀大!”

     老皇帝看清后,一下从床边弹起,跌跌撞撞的往后快退了几步,*霎时褪去,惊骇之情渗满刷白老脸,双目睁得浑圆。

     而此时,女子浑圆的凤眸里布满了血丝,惊骇且痛苦之色溢于言表,而穿着红裙的肚子则不断的涨大,似乎充斥了什么妖气一般!来自腹部的疼痛让她停止了动弹身体,张大了嘴却叫不出声!

     老皇帝见状,想要呼喊外面的护卫,“来……”却忽然想到今夜大婚,洞房之夜,寝殿附近并无侍卫,想要挪动脚步,身子却因惊惧瘫软、寸步难移。

     来不及细想,很短的时间内,女子极鼓的肚子又慢慢坍塌,同时,一股黑色烟雾从女子的下身冒了出来,肚子越来越小,黑气却越来越浓!

     想必方才这女子肚子里就是充斥了这团黑气!

     而此时,有个身着淡紫小袍子的小孩似被黑气呛着,从床底下爬了出来,男人定睛一看,骇然之色愈增。

     “皇……皇、皇儿!”

     那三四岁上下的小孩,不正是他最小的儿子楚希卿?!新婚之夜,他为何会在床底?

     此娃乃华妃之子,华妃年轻貌美,温婉可人,受宠非常,四年前诞下麟儿,样貌可人。

     而此时,那娃娃双眼紧闭,似乎正昏睡着,并未苏醒,只是下意识的躲避这团黑气。

     半年来,华妃日日喂他食药,在身旁悉心呵护,日夜守护,让他甚是欣慰,男人忽然想到华妃这半年来所递上的所谓“补药”,不好的念头在男人心中油然而生!

     而此时,女子的腹部已归于平坦,霎时倒头断了气!

     老男人双目圆睁,脑海里回忆起无数个华妃喂药的场景!那些黑色的药突然变成一只只蛇蝎猛兽,混着眼前这团黑气,床上女子的尸体,以及床底这个孩子一同席卷而来!恐惧在瞬间达到了顶峰!他刹那感到肚子里翻浆倒好,全身血管瞬间爆裂,霎时七窍流血而死,整个身体狠狠的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而此时,有一道半透明的人影从天而降,刷的一下便融入了床上的那具女尸!

     本已经断气的女子睫毛轻煽,眉心微皱,缓缓地,缓缓地,再度睁开了双眼!双眼里再无血丝,眸子黑白分明,眸子清澈如水而饱含智慧。

     苏无意清晰记得前一刻自己还在自己车上,突然就意识空白,再醒来……

     一双美眸环顾四周,看到一室古色古香的装备,檀香,红烛,软帐,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着一袭古代的红色长裙却似乎有被撕破的痕迹,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,但眸子里仍有浓浓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 穿越!

     几乎立刻的,苏无意眸子里的讶异散去,清澈的眸子满是凌厉与谨慎。反应速度之快,适应能力之强,超出了常人的正常范围。

     苏无意十分明确的知道,自己现在该做的,是了解自己究竟在哪,究竟是谁!

     嗅到空气中令人反呕的血腥味,周身还有些未散去的黑气,无臭无味,只是像一团障气笼罩却又不像有毒气体,她坐起身子,入眼便是倒在旁边的血腥尸体!看衣服像是……帝王?他死状惨烈,不像自然死亡,而这个房间里似乎只有她自己与帝王二人……

     她心头一紧,眸色却依然镇定,一手捂住口鼻,一手掀开被褥想要下床查探一下情况,却发现腿似乎触撞到了一个温温软软的东西,视线猛地投向床边……

     “希儿!”苏无意惊呼,满含喜悦。

     这双眼紧闭、身着淡紫小袍的孩子,与她儿子长得一模一样!

     一把将那肉滚滚的孩子抱在手中,感受到他胸口的起伏,有呼吸,他活着!

     突然想到什么,苏无意眸色一凝。这是古代!这孩子,决决不是她的儿子希儿!

     突然,些许泥屑从屋顶散落下来,掉在金色瓷砖铺成的地面上,动静很小,却使苏无意忽的眉头一皱,下意识的搂紧怀中的孩子,有人!

     几乎是下一个瞬间,她便钻进了被褥内,一把将被子拉过头顶,侧躺着并将孩子揣在怀里。这鲜明的危险气息,直觉告诉她,来者不善!

     一阵黑影掠过,再然后,床榻前便稳稳的站了一修长高大的身影,来人落地轻巧,声音几不可闻。

     冷风从屋顶灌了下来,吹灭了那唯一的烛火,几丝月光投进。

     趁着烛火被熄,苏无意双眼睁开一条缝。

     来人从怀里掏出一个器皿,打开盖子,将其中的液体洒在屋子各处,一股浓郁的味道满溢开来,夹杂在血腥味之中,甚是难闻。

     这味道……是汽油!苏无意一个机灵,恐怖的气息在空气里蔓延开来……

     苏无意立刻会意,床边那人,估计就是凶手!而他现在的出现,怕是打算一把火,毁尸灭迹!

     来人动作不急不缓,在尸体身上洒了汽油后,一只手拿着器皿,一手拎着尸体,慢慢朝着龙床的方向走来!苏无意的心紧了又紧,将孩子抱得更紧了些。

     那黑影来到床前,将尸体放在床上,正好挨在苏无意旁边,苏无意双眼紧闭,耳畔却传来皮肉开裂的声音,这声音听起来……像是用刀剑深深划在尸体上,然后肉一寸寸开裂!

     杀人之后还要割尸再火焚!这人究竟对皇帝有多大的仇恨!

     苏无意心悬到了喉咙眼,似乎有无数箭在弦上对准她,不知何时射出。

     切割的声音很快结束,那人将更多的汽油倒在了被子上,味道浓郁的刺鼻。

     苏无意将神经与身体调到最紧绷的状态。

     此时,来人一把掀起被子!

     同时,苏无意将孩子抱在怀里,用尽全力往床下栽去,刹那之间,便滚到了离床两米远处。

     被褥里的一双人儿在电光火石之间消失,来人伸出的双手一怔。

     狭长凤眸里闪过一丝讶然,她怎么会还活着?!

     惊讶一瞬即逝,唇瓣一勾:

     “不想死的话,把孩子给我!”

     这声音阴鸷森然,阴沉浑厚,话语一出便能即刻勒住人的咽喉,如层层冰川,藏一整个天地的气魄,凛然浩瀚。

     苏无意闻言,自然感受到里那声音里强大的威慑力,微蹙的眉反而舒展了开来,原来来人想要的是希儿,如此的话,事情便容易多了……

     “不想他死的话,带我一起走!”

     声音干脆而凌厉。

     语音一落,苏无意一把掐上昏睡中的孩子的脖子!

 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 哈哈,精彩的故事拉开序幕啦。么么哒。喜欢就收藏养肥了回来宰哈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