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九章 真真假假
    皇宫里显得很安静,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。倘若不是被身边的禁军簇拥着,完全感觉不到此刻正在发生一场宫变。

     永安宫已经被禁军团团包围,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。杨骏真是一头猪啊,这时候派人进宫联系杨芷,这是在往死里坑害自己的女儿。倘若是杨珧和杨济任何一人,只怕早就察觉到了贾南风的阴谋,从而控制了皇宫。这种时候你派人进宫,不是更加坐实了谋逆的罪名吗?

     如果此刻让自己来应对的话,一定是先一把火烧了云龙门,给贾南风造成心理上的恐慌。再攻入万春门,与段广张劭合兵一处,控制皇宫。而后挟持天子太后以令诸侯,杀掉贾南风等人。再请一道圣旨诛逆,司马亮和司马玮必然不敢动弹。那时大局已定,谁又敢说个不字?

     只不过,现在自己是这些人争相控制的对象,成了人家手里的牵线木偶。在这一点上,显然贾南风已经占了先机,大局已定,杨骏一党必然覆灭。

     “皇后,你在这里主持大局,我自己进去吧,我想问太后一些话。”

     原本要跟随司马衷进去的贾南风微微一愣,因为司马衷竟然没有用“朕”这可称呼。她顿时明白过来,司马衷这是变相的向她屈服,承认了她的地位。这让她心里极为舒坦,原本冷冽的脸变得温和,生硬的语气也温柔了。

     “臣妾知道太后伤了陛下的心,臣妾在这里替陛下守着,绝不会放过一个乱贼,陛下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 贾南风已经感觉到了大权在握的好处,连皇帝也都不得不向自己屈服,这种感觉······很好。只是现在司马亮和司马玮带兵进京,必然会对自己掌控朝政造成一定的影响,只有除掉了司马亮和司马玮,自己才能独揽大权。

     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,贾南风决不允许别人来染指她的权力。

     司马衷独自一人走了进去,宫女太监都已经被控制起来了,此刻还出现在这里的太监,都是贾南风的人。

     司马衷走进院内,看到几名甲士守在寝宫门外,正与那几名太监对峙。已经死了人,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几具尸体。

     太监是贾南风的人,而那几名甲士,想必就是司马柬派来保护杨芷的护卫。

     原本洁白如玉的雪被鲜血染成了红色,刺鼻的血腥味儿充斥在冷空气中,令人感到一阵恶心。

     这里是没有伤员的,双方刚一接触的时候都下了死手。不过,却没有人敢冲进太后的寝宫之内。

     贾南风虽然很想杀了杨芷,但在没有得到圣旨之前也不敢轻易下手,所以只是控制了永安宫。

     司马衷对那几名护卫很满意,如果不是他们守着,杨芷恐怕已经落到了贾南风的手里。他尽量避开尸体,却无法避开被鲜血染红的雪,鞋子和衣襟都沾上了不少鲜血。

     他走过去,摆了摆手:“你们都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“皇上,皇后有旨,不得放过这些乱臣贼子。皇上龙体重要,这里还是交给奴才们处理。”一名太监尖着嗓子,他是这群太监的头子,也是贾南风的心腹。来之前贾南风嘱咐过,一定要杀光杨芷身边的人,将杨芷控制住。

     只是没想到永安宫这边的侍卫竟异常凶猛,杀死了他们不少人。这些人不像是禁军,倒像是上过战场的兵。

     “大胆奴才,手持兵杖,竟敢忤逆朕的旨意,想造反吗?!!”司马衷怒喝一声,勃然发作。

     这二十几名太监吓得立即跪了下来,司马衷虽然没有掌握大权,但毕竟还是皇帝。这些人当惯了奴才,一听到皇帝动怒,自然下意识的就跪下了

     “当啷”一声,兵器全部都丢到一旁:“皇上饶命,皇上饶命。奴才是奉了皇后娘娘的旨意诛杀叛贼,绝不敢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司马衷喝道:“左右,替朕诛杀叛贼!”

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那十几名甲士早就想杀掉这些阉人了,立即冲过来手起刀落,不待他们向司马衷解释,二十几颗人头就已经滚落在地,整个过程也就眨眼间的时间。

     二十几道鲜血从尸体的脖子里喷出,冲起三尺多高。

     司马衷的衣服被鲜血染红一大片,脸上也溅了几滴,还带着一丝余热。

     他从地上捡起一把刀,对着自己的左臂狠狠地砍了一下,顿时鲜血流出,并不觉得有多疼,只感觉伤口周围在不断的跳动。

     “皇上,末将护驾不力,请皇上责罚。”侍卫长立即跪倒在地,其余人赶紧跪下。

     司马衷将刀丢在地上,诧异的看了眼侍卫长,这人眼力劲儿不错:“你们起来吧,倘若不是你们,朕此刻已经被这群奴才害了。”

     这时候,伤口才开始真正疼了起来,他嘴角抽了抽,早知道这么疼刚才就不下那么重的手了。

     “陛下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这里的动静惊动了贾南风,她带人冲了进来,像是早有准备。刚才她之所以毫不犹豫的答应让司马衷一人进来,除了司马衷变相的屈服之外,她还想到在这种时候,杨芷的心腹是不会让任何人接近杨芷的,包括作为皇帝的司马衷。所以她等的就是杨芷的心腹动手的这次机会,只要一旦动手,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杀了杨芷。

     冲进来后,贾南风才发现地上的尸体全都是她的人,而杨芷的那些侍卫正跪在司马衷跟前请罪。

     贾南风有些愕然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司马衷抱着胳膊,鲜血从指缝间流了出来。他神情冷漠的看着贾南风,声音冷的如同此刻的寒风:“皇后,这些太监都是你的人,是吗?”

     贾南风就算再蠢也明白了眼下是怎么回事,刚才动手的不是杨芷的侍卫,而是她的人!

     “这些奴才胆敢对陛下不敬,死有余辜。臣妾失职,请陛下治罪。”贾南风立即跪在地上请罪,此刻恨不得亲手把这些尸体剁碎了喂狗,竟敢在这种节骨眼儿上给她制造乱子。

     司马衷走上前去,亲自扶起贾南风:“刚才这些太监说是奉了皇后的旨意,但我相信,此事与皇后绝无关系。此刻皇后肩担重任,这些太监自然会顶着皇后的旨意胡作非为。依我看,不如将这些人全部杀掉,好还皇后一个清白。唉,你我是夫妻,我知道你的心意,只是不要被一些奸人利用了。刚才要不是这几名侍卫忠心护主,恐怕你已经见不到我了······现在,我进去问太后一些话,你替我守着永安宫,有你在,我才能安心。”

     “陛下放心,臣妾一定杀掉这些奴才。臣妾亲自为陛下守卫永安宫,看谁敢放肆!”贾南风心里已经暗暗记恨上了替她出主意的那些太监内侍,竟然敢在这种时候给她出难题,留着也是麻烦。不如杀了那些人安抚司马衷,自己才能更进一步的掌控司马衷。

     胳膊上的伤口很疼,刚才那一刀砍得有些狠了。转过身的司马衷嘴角抽了抽,暗暗吸了口凉气,有些后悔,只能自己忍着了。

     贾南风亲自守在永安宫外面,又派一名心腹带人去清除那些太监内侍。

     刚才那些侍卫继续守在寝宫外面。

     寝宫内,东西都翻倒在地上,还有几具尸体。显然这里也打斗过,柱子上还有刀砍的痕迹。

     几名全身带血的侍卫还死守在内室外,立即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 “你们都是好样儿的,朕不会亏待你们。去外面守着吧,不要让任何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司马衷走进内室,看到杨芷安然无恙的坐在床沿上,心里松了口气,叫道:“姨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