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15章
    “不过,还有一个渠道,可以让等级低的一飞冲天,进入三级,也就是网红级别。但这对你我来说,形同虚设。”

     范锦点头说:“是的,我们没之方面的才艺不说,而且那种跳梁小丑、哗众取宠的方式也为我们所不齿。你细想想,看还有没有其它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 “有,最后一个办法,就是做贼!也就是杀人越货,月黑风高之夜,进入等级高的人的系统,夺取他的等级数据为己有。”

     “这倒是个好办法,但杀人越货的事儿我可干不了。还有什么更文明点的办法?”范锦问。

     “那就更难了!难于上青天!刚才我说的贼,共分两种。一是文贼,等而下之的才是武贼。”

     “文贼怎么说?范锦捋了下长发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 “说了也是白搭。那要具备极高的黑客技术,攻破等级高的人的控制系统来做手脚。”

     “这倒是可以考虑。”范锦摸着下巴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“哈哈,别异想天开了。C语言课被老师当众羞辱的学生,还妄想破解镜月迷城固若金汤的屏蔽系统?”

     “牛顿是被一只苹果醍醐灌顶的,而我或许就被粉笔头点开了窃,一下蜕变为顶级黑客也未可知。”范锦眨眼笑笑说。

     “算了吧,我看你是色迷心窃,想那妞想疯了吧。你在外面刚来,不知道这镜月迷城的代码系统和传统的迥然不同,全部都是用的量子代码!”

     “啊,素日只知道这量子代码只在实验阶段,没想到在镜月迷城真的用于应用了。不过,万变不离其宗,它的根代码一定还是二进制的。”想到这里,范锦说干就干,拉着于刚回到宿舍。

     范锦接过于刚有些不敢出手的笔记本电脑,并听到他嘱咐说:“千万别暴露了咱们的行踪,否则麻烦就大了。不只是退说,说不准还有牢狱之灾。”

     “放心吧,我用十层ip代理,二十个屏蔽系统,一有风吹草动就断网下线,绝不会有任何闪失的!”范锦拍了拍他肩膀宽慰他说。

     从此以后,除了上C语言合堂课,醉翁之意不在酒外,范锦基本上不去教室。偶而有老师点名时,要么就是于刚代请病假,要么就是轻声细气地换个腔调喊一声到。好在大学管理比较松懈,况且来这里的学生很多都是镜月迷城的游客,来了不为学习,只是体验下大学生活的乐趣而已。

     乌飞兔走,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。整天沉浸在攻击防火墙的战斗中的范锦已是胡子拉茬,满脸憔悴。

     这一天早上,于刚蓦然发现他起了个大早,痛痛快快地洗了把脸,还破天荒地刮了胡子。就问:“怎么了,服气了吧。你想镜月迷城这么大公司,每天不知有多少人在做安全防护工作,就凭你那点小伎俩还想太岁头上动土。”

     范锦无奈地笑了笑说:“虽然没能进入他们的等级系统内,但也不是毫无斩获。”他说得在电脑上调出一个画面。

     于刚不屑地瞅了一下,见是学校的监控系统。“切,这有什么用?你是不是用来探测长发妹的行踪的?”

     “嗯,可惜。她像六年前一样昙花一现,或许她果真是一个鬼魅,偶而来人间蛊惑人心,便转瞬不见。”

     “哎!我好不容易攒钱买的电脑被你糟蹋成这个样子,也没起什么效用。”于刚心疼又失望地说。他也曾异想天开,幻想能通过范锦的黑客技术升级,到镜月迷城的外面去闯一闯,或许有飞黄腾达的机会。

     “看你小气的,一台破电脑也就几千华币,我给你看样东西,如果利用好了,会得到一笔不菲的收入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于刚凑近显屏,循着范锦的手指,看到了一个颇旖旎的影像,是两个男女在校园一个角落里亲吻。“这有什么好稀奇的,天天深夜,操场旁的小树林里一堆一堆地学生在做这个动作。”

     “你放大看看!看是谁?”范锦忍俊不禁地说。

     “啊,是杨老师!真没想到哎,平时道貌岸然的,没想到和人家艺术系的小女生背后里干这个!他聪明绝顶,怎么敢在监控下做这事儿哦?不是你合成的然后报那次的一箭之仇吧。”于刚狐疑地说。

     “没有,我只是无意间改动了摄影头的参数,没想到歪打正着,把这个探头的监控位置挪动了下,结果无意间拍下了这个画面。于是我在学校的主系统上删除了这段香艳视频,但在这台电脑上保存下来,以获得将来爆料的独家性。”

 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不菲收入的来源?难道你难用这个图像来讹诈老师?”于刚直眉瞪眼地望着范锦说。

 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哦。他与学生***至少会被学校开除,弄得身败名裂。这视频放在这里,算是拯救了他。你说我这样做算不算以德报怨。”范锦说着,向于刚狡黠地眨了下眼。

     “我没感到你高洁的人品,反而觉得你是图谋不轨。”于则冷眼看着范锦说。

     “我问你,杨老师月薪多少?”范锦顾左右而言他。

     “十五万,不加课时费。你问这个干嘛?范锦,咱可不能干那种敲诈勒索的缺德事儿哦!”

 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也一向是守法公民。”范锦说着,不坏好意地望了下于刚脚上唯一的一双晨跑鞋,说,“你这鞋子快要露脚趾头了,还这么贫贱不移。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你卡上也就剩下500华币了吧。你也不想想,接下来的学子梦,你怎么进行下去?”

     于刚垂头叹了口气,说:“打道回府呗做网络人呗,浑浑噩噩了却此生,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范锦继续做着他的思想工作:“于刚,我和你并不是坏人。只不过有句话叫人穷志短。有时候做点出格的事也是迫于无奈不是嘛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你别说了,这事儿我做不来。”于刚厌烦地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 “那好,我们赌一把,你把这个视频发给杨老师,谎称要他二十万,你看他的反应。如果他同意,算我赢。否则算我输。赌注是五万华币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于刚转动了一下眼珠,生怕落入他的圈套。沉吟了一会儿说:“如果我输了,可没有钱来给你。而且,你现在不名一文,拿什么下注?”

     “呵呵,这你不用顾虑。你的赌注不用出了,就当我这段儿烦你照应的补偿。我的嘛,你看一下。”他拿出手机给于刚展示了一下,后者惊讶地看到,上面显示的账户余额果然是整整五万。

     “没逞想你是个款哦,从那儿一下弄这么多钱?”于刚眼睛一亮说,他暗暗想,自己的学业又能持续下去了,如果答应了这场赌局,万一赌赢了,会有大笔的收入。

     范锦见水到渠成,就淡淡地问于刚:“怎么样,赌不赌?”

     于刚一咬牙说:“好,赌一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