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01章
    审讯室里,一个帅气而脸色苍白的青年男子正面对张警官,进行案情陈述。

     张警官:“年龄、姓名、职业?”

     男青年:“26岁,陈辰,光帆实业总经理。”

     张警官:“说一说2086年6月8号,你和妻子依斐以及她朋友范锦的车祸经过。”

     陈辰:“警官,之前我都说了六遍了,你有完没完,我不是凶手!范锦的死和我无关!那仅仅是一个车祸,一个意外的惨剧!没有人希望它发生……”

     “闭嘴!你现在只有如实回答问题的权利,如果你选择沉默,我们将对你的意识进行人工剥离,让电脑程序来对它进行拷问!想必你也知道,这对你的人格损伤是很严重的!”

     陈辰迎着张警官逼视着他的冷峻的目光,垂下头,叹了口气,“好,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 三天前,也就是6月8日的傍晚,陈辰接到了未婚妻依斐的微信留言:“亲爱的,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吧,我还约了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 “是谁?”陈辰警觉地问,平时她常约自己的闺蜜参与两人的饭局,但从来不提前通知,为什么这一次却要提前申明还有一个朋友呢?

     “范锦。不要生气哦,你知道的,他虽然是男的,可也只是我的闺蜜而已。”

     陈辰心里掠过一丝不悦,沉吟了下,还是划出两个字:好的。

     7点30分,一辆灰色的别客商务停在了一座大厦的门前,车里坐着相视而笑的范锦和依斐。

     范锦一手搭在方向盘上,另一只手撩开依斐的长发,露出了她花痴的眼睛。向她打趣说:“依斐,看你急不可待的样儿,你现实中的王子一定不光多金,而且很帅吧!”

     “来了你就知道了。”依斐笑笑说,并没有掩饰脸上的得意和炫耀。

     稍待了一会儿,一个身着考究的黑色西装的男子从大厦出口显现,径直向依斐所在的别克车走来。

     在依斐的“来了、来了”的提示下,一身卫衣装扮的范锦忙打开车门,向男子迎了上去,亲切地握手,并为他打开后车门让了进去。

     “陈总,坐我这别克,真是委屈你了。”范锦边开车,边望着后视镜里的男子笑着说,他知道,陈辰平时的座驾是劳斯莱斯。

     陈辰清淡地笑了笑,想要说什么,但随即,语风化为嘴角露出的一丝嘲弄和无奈。他听依斐提起过,这范锦是她多年的网友,根据约定成俗的社会规则,现实和虚拟世界是被严格分界的。不知为何,在他将要和依斐大婚之际,范锦却突然在现实生活中违规出现。

     车行到一个拥堵的路段时,漫长的红灯等待时间让三个人的相处一室有些尴尬,依斐似乎觉察到了身后的陈辰的不悦,便探过身去给了他一个香吻,解释说:“范锦对咱们的婚礼规划有一番独到的策划,今天是我约他来专门为咱们献计献策呢!”

     “那我是不是要说声谢谢?”陈辰不凉不酸地回答。

     “哈哈,谢谢就不用了,还是来点儿实惠的,把今天的晚餐埋单了吧,权当策划费了。”范锦笑着说。

     前方的红灯冻住一样,持续了有几分钟,密密匝匝的车流还是交织在一起,理不清头绪。

     “咱们定的餐位正好可以隔窗观望海潮,但半小时若赶不到,就会被取消的!”依斐焦急地对陈辰说。

     “那,你想让我们一路绿灯吗?”范锦问依斐。

     “当然了,难道你有办法?”依斐讥笑道。虽然她知道范锦是一位科技达人,经常有一些诡异的发明,但对红灯变绿灯这样高难度的动作,她并不抱期望。

     果然,范锦说:“你试着眯上眼祈祷一下,口中默念,芝麻开门,绿灯绿灯。”

     依斐就按他所说的笑着垂下头,双手合十,默念起来。而身后的陈辰见他们调笑,不禁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 范锦则觑了一下身边的依斐说:“不要睁眼哦,否则愿望就不灵了!”他边说着边在车前控制台上伸手一撩,一个市内交通网络的界面显现了现来。然后,他急速地在界面的输入框中十指如飞地键入了数行代码,不一会儿,只听界面上发出了一声“叮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 “好了,绿灯来了,睁开眼吧!”范锦边对依斐说着,边猛踩了油门儿,在前方的绿灯下,穿过了拥堵的路段。

     “去你的,不过就是巧合罢了!”依斐嗔笑着对范锦说。

     两人你来我往的谈笑风声,让陈辰的醋意演变成了愤怒。特别是对于范锦玩弄的红灯变绿灯的伎俩,更让他怒不可遏。他后悔上了这辆破车,但又不得不为,因为他担心范锦会和依斐在晚宴中发生什么暖昧的事情。

     而且,坐惯了由专业司机驾驶的商务车的陈辰,觉得这范锦的开车技术不堪恭维。车子开得摇摇晃晃不说,在急转弯的时候,还经常忘记打转向,一路上有几次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 他怀疑,范锦并不是在开车,而是在自杀,或是宣泄对他和依斐的某种不满的情绪。

     “你会不会开车?算了,我来开吧!”依斐隐隐觉得不太对劲,终于奈不住性子,就要和范锦换位置亲自驾驶。

     “算了不用了,马上就到了!”范锦推开依斐来抢方向盘的手臂说。

     这时候,恰逢一个叉路口,从左方斜叉里窜出一辆黑色矫车,哐地一声撞在范锦所在的驾驶座位置,车窗被猛烈的冲击力震碎,气囊砰地一声弹了出来,车内顿时烟尘弥漫……

     “据调查,肇事的是一辆无人驾驶出租车,按说,在叉路口,它不应该开出150迈的高速,这明显是人为的蓄意谋杀!”张警官逼视着陈辰的眼睛说。

     “拜托了警官,不要忘了,我也在那辆车上的。怎么,你认为我在蓄意谋杀我自己和妻子吗?”陈辰摊了下双手苦笑着说。

     “并不排除这种可能!再者,在你刚才的陈述中,省略了一个细节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细节?”陈辰狐疑地问。

     “在车祸发生前的一分钟,你和伊斐鬼使神差地扎上了安全带。好像就为了迎接将要到来的人为控制的精确撞击!”

     “诶?这你们怎么知道?”陈辰饶有兴味地问。

     “对我们警方来说,这只是一个常识,2084年之后所产的产辆,都配备了安全带监控系统,做为审车罚扣分的依据。”

     “这很容易解释,是我给依斐和自己扎上的安全带,是为了安全而已。因为我对范锦的驾驶技术很是担忧,结果,不出所料,是安全带救了我们两个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 张警官奋袂而起,砰地拍了下桌面,怒喝道:“可是,范锦却被撞得头骨迸裂,死于非命!”

     “让我看,是他违反了社会规则,范锦和依斐本是网络上的虚拟情侣,却冒天下之不韪,与她和现实中见面,结果遭了天谴,这是他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 “所以你就杀了他?”张警官怒不可遏地薅起了陈辰的衣领大喊。

     陈辰低头看了下张警官悬在自己颈下的抖颤的手,嗤笑了下,说:“张警官,不要血口喷人,杀人不是一件小事,要讲证据的。”

     “这你尽管放心,狐狸尾巴藏不了多久的!”张警官说完,瞪了陈辰一眼,转身离开了审讯室。